banner
联系我们
    •     地址:杭州拱墅区祥茂路166号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上海国际传媒产业园2座
          电话:0571-88036458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0571-87238812
          Q Q:16377428 / 980319222
          邮箱:angry-frog@qq.com
制假团伙8个月制作3027个虚假网站,骗遍全国
2013-8-4
来源:腾讯新闻
点击数: 18944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未知
  • 今年6月,金华警方接到报案:一个18岁女孩在网上被人骗了1万多元。

    案值不算大,被骗的过程也很平常——女孩上网找贷款,电话打过去,对方以各种名目让她汇款,几次之后,女孩恍然大悟。

    这个案子,交到了金东区公安分局网监大队大队长楼警官手上。直觉告诉他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    小姑娘上网找贷款被骗走1万多元

    被骗的女孩叫小傅,从学校毕业后,一直想着创业,但最困扰她的是钱。

    6月初,小傅在网上搜索“创业贷款”,从跳出来的搜索结果中,她选择了“利商贷款”。小傅心想,搜索结果靠前的网站,应该靠谱一点。

    点进网站,公司简介、贷款流程、和多家银行的合作链接一应俱全,网页上还浮动着一个客服QQ。

    在小傅的要求下,对方还提供了营业执照的照片。

    看起来,一切都很正规。小傅提出,要贷款7万元。

    第一次,对方让她预存1280元利息;接着,是1万元保证金;第三次,对方又要3万元利息,小傅知道,自己上当了。

    当楼警官拿到这个案子的时候,马上想到,半个月前,金华一个姓杨的男子,也被同样的方法骗走了2300元。

    楼警官觉得,这两个案子可以挖一挖。

    深圳的手机号,河南的账户。其实骗子人在广东惠州

    警方发现,骗子用的手机号码,归属地都是深圳;所用的银行账户,开户地都在河南济源,户主都是一个叫“张国昌”的人。

    在银行等部门的配合下,骗子银行卡里的每一笔钱,几月几号、几点几分、在哪个城市哪台ATM机上取走的,都被警方掌握。

    通过调取ATM机的监控,取款人不难找到。当然,取款的都是小虾米,真正的“大腕”是不会轻易露脸的。

    接下去的调查,就涉及到办案机密了,只要知道一点:通过取款人抽丝剥茧,背后的操控者就会浮出水面。

    他就是福建安溪人陈某。不过,他既不在深圳,也不在河南,而在广东惠州。

    骗子找到了,但楼警官觉得,这个句号画得还不够完美。

    定制假网站,再花巨资推广。三个独立团伙组成产业链

    根据经验,陈某背后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包括制作虚假网站、提供他人身份的银行卡、PS营业执照等等,还有人为陈某的虚假网站进行推广。

    民警发现,陈某和湖南岳阳的吴氏三兄妹联系很密切,时不时往他们的银行账户里打点钱,另外,陈某还会经常汇款给台州一位姓张的女子,每次数目都不小。

    广东、湖南、浙江,警方把三个点连在了一起。

    一个月的跟踪调查,这条产业链终于完整地显现出来——

    湖南岳阳的吴氏兄妹是一个制作假网页的团伙,按陈某的要求制作“产品”,卖给陈某;

    台州的张某,是知名网站的区域二级代理商,陈某给她钱,她负责对陈某的虚假网站进行竞价排名,简单点说,受骗的小傅去搜“创业贷款”,陈某的网页排在前面,这都是张某的功劳;

    有了吴氏兄妹的技术支持,又有了张某的宣传推广,陈某的骗局就打通了上下游,他雇几个客服,开几个账号,剩下的,就是等待猎物。

    二级代理商打给上家推广费,高达4000多万元

    该收网了。

    7月底,陈某和吴氏兄妹分别在广东惠州、湖南岳阳落网;8月初,竞价排名代理商张某在台州被抓;上周,张某的上家、知名网站的区域经理娄某被警方带走。

    截至目前,共有13名嫌疑人落网,查获涉案银行卡20张,涉案电脑12台。

    三个团伙互相联系,又各自独立,鱼一条比一条大。

    目前查明,陈某自今年初开始利用虚假网站诈骗,案发时,他同时操作五六个网站,诈骗十多起,涉案金额十多万元;

    专业制作假网站的吴氏兄妹,今年1~8月就制作虚假网站3027个,涉及贷款、汽车二手交易、招聘、网上商城等各种门类;

    知名网站区域二级代理商张某,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,给13000多个域名进行推广,打给上家的推广费,就高达4000多万元……

    让人心惊的是,三个团伙的背后,又存在着盘根错节的产业链,有些还披着合法的外衣。他们之间的勾结也非常简单,只要熟人介绍或者一个电话,就可能形成一个新的诈骗利益集团。

    这起案件的冰山一角之下,还隐藏着多少秘密?

    一起1万多元的网络诈骗案,让福建安溪人陈某的发财梦瞬间破灭,然而,在他的家乡,或许还有很多人隐藏在电脑屏幕之后。

    吴氏兄妹团伙成员,全部都是亲戚朋友,如果不是一个在网站工作的二哥,一次机缘巧合,这个家族或许仍在安安分分地过日子。

    还有张某和娄某,像他们这样的知名网站代理商、渠道经理,遍布全国各地,又有什么能保证他们不会成为犯罪的同谋?

    更可怕的是,这三个团伙只进行了简单组合,就搭建了一个常人难以辨别的诈骗陷阱。

    陈某样本,老乡带老乡

    一个小镇的“发家路”

    福建安溪魁斗镇,闽南金三角区域的一个古老乡镇。这里是陈某的老家。在他看来,原本贫困的小镇似乎一夜之间就富了,甚至一度出现排队到银行取钱的繁荣景象。

    钱从哪里来?40岁的陈某说,当地人像他这样在外面搞网络诈骗、电信诈骗的人很多,老家人讲起来,就说“在外面做生意”。和老乡比起来,自己干得“很一般”。

    警察圈里有个段子:在短信诈骗高峰期间,安溪境内一天发出的手机短信达上百万条。设在魁斗镇的移动电话通信基站,曾经是“全亚洲最繁忙的基站”。

    二三十年前,魁斗镇一度因“算命”远近闻名。在陈某记忆中,不少嘴皮子厉害的老乡,出门摆个摊,日子就可以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“算命”就变成了诈骗,反正也是靠一张嘴。一开始是手机诈骗,后来就发展成了网络,银行贷款、招工、二手汽车等等,什么都做。

    对于这个“生意”,陈某并不觉得丢人。身边的老乡,很多靠这个发了财,在老家造了新房,惹得其他村民眼红。

    陈某第一次接触网络诈骗,就是老乡给他引的路。如今,他的“团队”专门从事银行贷款诈骗。自己做老板,还雇佣了三个20来岁的年轻人帮他干活。

    雇来的工人,不是老乡就是亲戚。但就算如此,陈某也只让他们完成诈骗的第一步:要到受害人的联系方式。

    后续的一些关键工作,都是他亲自操刀,包括扮演贷款公司的工作人员、办公室主任等等,有时候为了角色需要,还会用到变声器,他说,变成女声之后,更容易取得对方的信任。

    诈骗得手之后,就等着取钱了。陈某记得前几年,镇上出现ATM机前排队取钱的场景,大家都心知肚明,每一笔钱背后,几乎都是一个上当受骗的血泪故事。

    后来,镇上好多ATM取款机都关掉了,剩下的几只还装上了摄像头,大家就不在本地取钱了。像他自己,银行开户地址设在河南济源,取钱地址在深圳龙岗,尽量不跟福建老家以及自己躲藏的广东惠州沾边。

    至于被抓,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。他说,自己看多了这样的场景:老乡指着一栋栋崭新的楼房,说着主人因为生意刚“进去”,轻描淡写。

    陈某落网后,他说自己干网络诈骗只有一年多,不过,目前警方查实的已经有十多起,总金额十多万元。他觉得,对于只有初中学历的自己来说,这样的收入“还不错了”。

    吴氏兄妹样本,家中一个IT男

    带着全家做假网站

    陈某做网络诈骗,背后是吴氏三兄妹的“技术支持”。

    吴氏三兄妹年纪都只有三四十岁,早年间,二哥在一家正规网络公司做网站,是个普通的IT男,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两三千元。

    一次,有人找他做一个“贷款公司”的网站,对方要求很低,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就行。关键网页上要有一个浮动着的“小助手”,上面要有QQ、电话等联系方式,如果用户点这个“小助手”,就能进行QQ对话。

    对吴家二哥来说,制作这样一个网站也就十几分钟的事,但对方给了他300元。后来,他知道,这是专门用来骗人的“虚假网站”,但他想,管他呢,反正能赚钱就行,又不是自己去骗人。

    客户一传十,十传百,二哥的订单多了起来,他就把大哥和小妹也叫来帮忙,还请了三个知根知底的亲朋好友。不是亲戚朋友,二哥也不敢叫。大家在一栋别墅里工作,点点鼠标,每个人一个月就有四五千元的收入。

    在这个“团队”中,大哥管人,二哥管技术,三妹管账。根据客户不同的要求,制作网站收费也不一样。

    普通的虚假网站,收费300元;能防安全软件的,加300元,防一般的黑客攻击,再加300元。大多数买家都会选择全套,20几分钟做好,900元入账。

    说到成本,每个网站的域名50元,租用一台服务器,可以申请上千个网站。

    吴氏兄妹的生意有多红火?从1到8月份,吴氏兄妹申请了3027个域名。民警说,每个域名背后,都是一个虚假网站,也就是说,这个团伙,平均一天要制作10多个虚假网站,按照每个900元计算,一天的收入,就超过了一万元。

    为了方便客户,吴氏兄妹设置了模板,有10多种两三百套,最畅销的是贷款、汽车二手交易、招聘、网上商城等几个类别,占了六七成。

    7月底,吴氏兄妹中的大哥和小妹在湖南岳阳落网,二哥听到风声后跑了,目前已被上网追逃。

    张某样本,代理商帮骗子做假材料

    负责审核的上级“指点迷津”

    陈某从吴氏兄妹手上,买了五六个假网站。如何让自己的网站脱颖而出,吸引更多的人上当?陈某通过老乡介绍,找到了30岁的张某。

    张某曾在北京从事过广告平面设计,跟网络公司接触密切,慢慢的,就和网站推广联系上了。

    回到台州老家后,张某与当地一家网络技术公司取得了联系,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,是负责国内某知名网站的区域推广。于是,张某就成了该网站的二级代理。

    然而,陈某的网站是假的,营业执照、公章、ICP备案和行业资质全都没有,怎么能通过审核呢?张某的办法是:做假。

    在她的家里,激光刻印机、扫描仪、印章模型……一应俱全,她还找了人专门PS备案信息。

    当她把审核材料传给她的上级代理,也就是网络公司的渠道经理娄某后,也会得到相应的指点:哪颗章应该改淡,哪颗章是不需要的,她只要照做就是。慢慢的,做假的水平也高了。

    审核通过之后,陈某要花2400元让张某替他开通一个客户端口,之后,他可以通过账户,设置关键词,来开始竞价排名。

    所谓的竞价排名,就是在后台设置自己网站的关键词,当有人搜索这个关键词时,通过网页的点击量来跟客户算钱。网友每点击一次,陈某都要支付相应的费用。网站排名越靠前,单次点击的费用越高,每天的推广费也越多。

    金华警方几年前曾碰到类似的案子,那个案子中,“股票”这个关键词,单次点击价格达到了60元左右。

    陈某的诈骗所得中,六七成都会用于网站推广。为了控制成本,他给自己的每个网站都设置了每天200元的推广上限,一旦超过这个费用,就退出竞价排名。可即便如此,他手上五六个假网站,每天的推广费也高达1000多元。

    这些钱,20%左右落入了张某的腰包,其他都交给了上家。不过,陈某只是她的一个小客户,据初步统计,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,张某给13000多个域名进行推广,付给上家的推广费,就高达4000多万元。

    最后,我们来算一笔账。

    在这个利益链条中,陈某、吴氏兄妹、张某、张某的上家娄某,以及背后的知名网站,都成了网络诈骗的受益者。

    以被骗1万元的网友为例,根据分成关系,陈某要将近7000元交给张某,其中20%作为张某个人的提成,剩下的5000多元都交给了上家的娄某,接着,娄某的公司再提成20%~30%,其余都上交给某知名网站。

    目前,金华警方正在对此案作进一步调查。

     

相关文章
  • 暂无信息
热门评论
  • 暂无信息

验证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